EN
艺术家 史论家 策展人

宋步云

宋步云先生曾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美术家协会会员,是著名的国画家、水彩画家和油画家。他一生追求光明,一生赤诚砥砺艺事,不倦地追求艺术创新,是中国画坛成就卓然、影响浩远的杰出的艺术大师之一。

宋步云先生191O年生于山东潍坊,1928年在潍县文华中学读书时,联合在校爱国学生组织抗议帝国主义奴化教育和宗教侵略的学潮,受到反动势力的迫害。1930年起,宋先生先后在济南爱美艺术师专、北平京华美术学院、杭州国立艺专等校就读,从师林风眠、李苦禅等名门大家,研习油画、水彩画、国画等。在此期间,宋先生会同大批进步学生组成联合请愿团,在南京冒死游行、请愿、卧轨,要求出兵抵御日寇的侵略。1934年东渡,在东京日本大学艺术系专攻油画。学习期间,他参加过当时在日本的郭沫若指导的中国爱国学生的演剧活动,并在公开场合愤怒披露日本军国主义侵华的罪行;在日期间,宋先生博采众长,潜心研究世界各国优秀美术作品和各种艺术理论,并创作了大幅油画《流亡图》,反映遭到外族侵略的中国人民蒙受的巨大苦难。1937年,他毅然回国投身抗日大潮,以艺术之笔从事各种抗日救亡工作,并在重庆与王琦先生等发起并组织了进步的“中华全国木刻家协会”,任常务理事:1940年应陈之佛先生之聘执教于重庆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并与丰子恺--留日同学傅抱石切磋中西艺术合壁和国画创新;1942年在重庆国立艺专任讲师,教授水彩画。1942年至1944年间,宋先生踏遍巴山蜀水,写生并创作大量水彩作品;他先后在重庆等地举办过六次个人水彩画展,轰动西南画坛。艺术大师徐悲鸿亲自为宋先生主持画展,并将《嘉陵江夕阳》、《嘉陵江纤夫》两幅作品收藏。吴作人先生1943年在《新蜀报》撰文,称他的“水彩画正给了我们真诚的感觉,地方色彩的表现极充分,宋步云先生画嘉陵江兼传其神态”,“想来是不仅能无愧于古人”。1946年,应徐悲鸿之聘,他与吴作人等接管并筹建国立北平艺专(中央美术学院前身),任副教授,教授水彩画课程,并兼庶务主任,代理总务主任。他受命于危难,在经费极其拮据的艰苦环境中,为创建艺专呕心沥血,对中国进步艺术乃至新中国成立后美术教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这个时期,宋先生的油画代表作《白皮松》被国立艺专收藏。他会同徐悲鸿、齐白石等艺术巨匠,发起组织了“北平美术作家协会”,并任常务理事。新中国诞生前夕,宋先生受党的地下组织之托,与徐悲鸿先生和进步教师保护校产,  坚决地抵制了学校南迁,他还冒着生命危险,掩护地下党组织的工作人员。作为美术教育家,他悉心指点年轻一代,培养了大批绘画人材,其中许多人已成为我国艺坛各个方面的骨干。

宋先生治艺以诚,新中国成立后,即使在五十年代初期以后长期蒙冤的岁月里,他依旧笔勤不輟,潜心光大和弘扬中华民族绘画的优良传统,致力于中西绘画艺术的合壁。他用画笔歌颂祖国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讴歌中华山河的壮美,创作了油画《开山》及水彩画《晚霞》、《芦沟早春》等作品,《洪峰侧流》等五幅大型油画作品被黄河水利委员会展览和收藏。应煤炭部之邀创作大幅油画《新社会新矿工》等;1957年为扩建的山西省刘胡兰纪念馆创作油画《英勇就义》等。1958年,宋先生应邀担任人民大会堂宁夏厅的总设计师和美术顾问,为完成设计任务,远足西北,留下大量写生作品。1961年,由吴作人、傅抱石介绍加入中国美术家协会。1985年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80年代以后,宋先生虽患绝症,但仍在古稀之年不避辛苦,以惊人的毅力再次遍历中华名山大川,创作出许多宏篇巨制。1982年,他为吉林长白山宾馆作巨幅国画《长白山天池》,1984年为山东省人民政府作巨幅国画《多寿图》,1987年为中央文史研究馆创作巨幅国画《万寿图》,为首都宾馆作巨幅国画《硕果迎宾》。国画《人间重晚晴》、《风云长护古雄关》、《寒林落晖》、《月季》,水彩《静月潭》、《黄海之晨》、《镜泊湖滨》等,是宋先生这个时期的代表作。对蟠桃的独特把握,更使宋先生享有“桃圣”的赞语。他的作品继承传统之精华,融汇西法,气势恢宏、笔力雄健、恣肆潇洒、意韵深邃,色彩明快沉稳,无不跃动着强健的生命力。中国画、水彩画异途同归,交叉并举,写生创造,中国画空白与西方印象派光感的巧妙交融,色与水、色与墨、线与面的激扬交响,将中西画法的探索成功地推向一个新高度,以清新典雅、空灵朴厚、出神入化的独特美学品格,为祖国艺苑增添了一株奇葩。

宋步云先生还受聘担任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和北京诗词学会顾问,中国老人文化交流促进会、中山书画社和北京东城书画协会理事等。

宋步云先生是位胸襟博大,艺贯中西的艺术家,从艺七十年,探索七十年。他师化自然,锐意进取,用画笔勾勒出他对艺术和生活的理解。他热爱阳光、生命。他的作品立足现实,面向人生,无不洋溢着乐观向上的情绪,风貌卓然,自成一家,因而享誉海内外,作品成为我国许多外交、国事重要活动中的珍贵馈赠,并被国内外许多博物馆和艺术鉴赏家珍藏。1987年在中国美术馆成功地举办 “宋步云艺术活动六十年”个人画展;1990年,他的家乡政府建立了“宋步云艺术馆”,表达了人民对他的艺术及艺术精神的爱戴;1991年出版大型版本《宋步云画集》。

近十年来,宋先生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先后应邀为中南海、毛主席纪念堂、北京市政协、遵义会议纪念馆、徐悲鸿纪念馆、“爱我中华修我长城”筹备处、全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新建的香港培侨中学等许多单位作画。这些作品无不表现出他艺术上的高深造诣、宏大气魄.及奉献精神。弥留之际,宋先生反复叮咛:他的艺术取之于民,当还之于民,作品可在条件具备时,建立纪念馆,以弘扬中华文化艺术,供后来者借鉴。

宋先生一生追求光明。在中国半个多世纪的风云际会中,他始终站在爱国、民主、进步的营垒一边。他鄙夷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支持并亲自参加共产党领导的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在艺术上,他信奉“笔墨当随时代”,从不墨守成规,以自己长年不倦的艺术实践,丰富中华文明的宝库,为祖国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不间断地奉献。

宋步云先生一生刚直不阿、旷达宽厚、品德高尚,对人民、朋友、师长、学生,他乐善好施,深受人们的爱戴和钦敬。四十年代,他曾将重庆个人画展所得全部捐赠抗日将士或赈济灾民。对腐朽和黑暗,他嫉恶如仇;对生活,他淡泊达观,即使在逆境之中,他仍然坚信光明,认定一条艺术探索之路而矢志不渝。他企望善良,常书“善者多寿”以明心迹。他所画的蟠桃,以及对许多作品的题鉴就是他的心灵和憧憬的真实写照。

宋步云先生毕生献身艺术,为中华民族的文化艺术事业辛勤奋斗,慷慨地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他的高尚品德与不朽业绩将永远载入中国美术史册。

中央美术学院

一九九二年三月十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