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讲座

CAFA讲座丨史帝拉:肉体,金属与代码——亚解剖工程

2019.12.11

洞见ART

洞见ART丨向徐冰提出的八个问题

2019.12.11

洞见ART

洞见ART丨贺西林:要升仙,分几步? 从汉代人的一件“非衣”说起

2019.12.4

洞见ART

洞见ART丨李帆:不会画画,不能做艺术吗?

2019.11.27

洞见ART

洞见ART丨陶磊:有了这样的院子, 四季流转都在眼皮底下

2019.11.20

洞见ART

洞见ART丨冯梦波:生命因收藏而火热

2019.11.13

洞见ART

洞见ART丨王华祥:我一直是一个人在战斗

2019.11.6

洞见ART

洞见ART丨李军:我的故事都是从奇怪的地方开始的

2019.10.30

洞见ART

洞见ART丨邬建安:死亡是如何被发明的?

2019.10.23

洞见ART

洞见ART丨王川:谁说人人都是摄影师?

2019.10.16

洞见ART

洞见ART丨西川:有多少才华,才可以横溢?

2019.10.10

讲座

CAFA讲座丨斯韦特兰纳·格拉乔娃:20世纪上半叶俄罗斯先锋派艺术

2019.9.12

洞见ART

洞见ART丨范迪安:艺术如何洞见新时代

2019.12.31

讲座

CAFA讲座丨安·汉密尔顿:触感召唤

2019.12.16

讲座

CAFA讲座丨埃里克·德·沙塞:绘画的死亡

2019.11.1

讲座

CAFA讲座丨戴维·詹姆斯·罗克斯堡:1419-22年的帖木儿——明代使团

2019.11.2

讲座

CAFA讲座丨蒂莫托伊斯•维穆伦:元现代主义与历史的“转折”

2019.10.31

讲座

CAFA论坛丨反思现代性:全球艺术史国际论坛(下)

2019.11.1

讲座

CAFA论坛丨反思现代性:全球艺术史国际论坛(中)

2019.10.31

讲座

CAFA论坛丨反思现代性:全球艺术史国际论坛(上)

2019.10.31

讲座

CAFA讲座丨海因茨·诺贝尔特·约克斯:绘画之眼——莱比锡画派并非唯一

2019.11.5

讲座

CAFA对谈丨安尼施·卡普尔:物质背后的“自我内省”

2019.11.11

研讨

CAFA研讨丨艺术家真的需要批评家吗?

2019.7.2

研讨

CAFA研讨丨革命与艺术——纪念古元诞辰百年学术研讨会(四)

2019.5.23